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从于丹热卖说开去

说这百家讲坛,有的人说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说的倒也不错。只是眼红这通俗论语的迅速走红,于是专家学者就不忿了。说是纯做学问的倒也赚不得那么多钱,而靠口水出名的已然盆满钵满。于是便联想到郭小四与庄羽之争,一个说抄人的凭啥立足于国内文学界,另一个说你名气不足就别来跟俺抢地盘。不过看那么多口水战,最好玩的还是追捧者的立场。诸如所谓“不抄怎能有文化的发展”,又或者“哪个中国字是你造的”之类的言语渐渐甚嚣尘上,颇有“子非仓颉,安来责我”之意。然后便又有些人借题发挥开始痛批中国文化的意淫云云,学者们个个似乎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坐立不安,但塞给钱也照样做事的自然也大有人在,于是乎便渐渐演变成口水战了。

说到文化恶俗,的确想起来前阵子与幽远所争的纯文学与流行文学了。速食与定食的说法虽然不确,但也有些道理在。首先知识分子很厌恶将他们牺牲时间所追求的东西在别人手中作为商品来卖。中国古代便有先例,说是重农轻商。孔夫子也说过“君子不言利”,于丹便拿来言了,且大大的言。当然说的对了,给广大不懂论语之艰深奥义的老百姓们上了堂普及课的话,就如同菊花教的粉丝们将小四抄圣传抄庄羽一事说成“为了给他们打响名气呗”之类的说法,暂且算是所谓光宗耀祖之说的话,那说错了自然应该给打八十大板,诸如“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给说成“像这样的小人你能让他去谋国家大事吗?”,漏了与字不说,还把孔老二的原意给完全曲解了。当然你要为谁唱赞歌没人管的着,而将胡说八道说的如此头头是道还用来迷惑老百姓,自然无怪乎真明白的人拍案而起了。

孔子也说,“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倒是现在,不仅八佾,连商人都可以在庭上载歌载舞,只要你出的起钱。当然不是说市场经济如何如何,但在日渐式微的文化挣扎中,已经找不出太多能够让人感到欣喜的拯救行动了。倒是传统文化被分割成一件件商品,从口头,从手中,从印刷机器里被泡沫化,被虚高化之后,就如同房地产一样,这已经不再是当年纯洁的那个自己的时候,又有什么理由来阻止它的崩坏与幻灭?

米兰·昆拉说,“明日不再来,听众不再有”,当然我可以用一句更有名的“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来说这些,然而在思考的洪流里,没有剩下什么的时候,往往比剩下些什么的时候更为快乐。经济学上有个定律,当你获得越多的时候,你往往会获得更多,而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也将继续空手而回。我想很多事情都可以用这个规律来解释吧。当然我更倾向于将面包扔在地上而使不涂黄油的一面着地,但是每次我想这么试的时候,老妈就一把抓过我的手,然后抢走面包吃了起来。

中国文化么,当梁思成痛心疾首到撒手人寰的时候,毛主席也不过轻轻的回了下头,而现在,已经不再有梁林夫妇的时候,伪自由论自然甚嚣尘上。我管你讲的好不好,有钱不就行了。于是在现实中被逐渐剥离的东西慢慢的多起来的时候,便有些小人得志的味道了。

再回过头来说流行小说与纯文学的问题的时候,流行小说也就颇有点媚俗的味道了。就如同棒子剧一样的被千夫所指,说真的不如拍些短小精悍的东西的时候,国内居然也就开始像模像样的棒子化起来。不过说真的,在这个遍地都是大妈的年代,还真找不出几个像样的东西来了。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里借夏洛克之口所说的“这是致富的妙法,上帝也祝福他;只要不是偷窃,会打算盘总是好事。”然而马上安东尼奥就说,“魔鬼也会引证《圣经》来替自己辩护哩。”或许便颇有这么一层意思在里面。幽远说最烦那些堆砌典故自以为自己能知的人,其实我的想法也不外乎如是。只是对于有些指摘,还是做不到过于冷静的去旁观罢了。或许天生有些对自己努力过的物事抱有格外珍惜的心情,所以才与枪手的价值观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然而流行文学之所以看不起纯文学,也不单是因为纯文学假清高的缘故,而是讥笑他们赚不了钱的耀心态居多才是。孟子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或许市场经济才是拯救文化的唯一良方,然而包括我在内的有很大一部分人宁愿不想去相信这些,也算是一种阿Q精神也说不定。

事实上无论维护什么,有一个健全的制度存在的时候,总比一盘散沙要好很多。没有学者愿意生活在1940年的国,所以美国捡了个皮夹子。同样,没有学者愿意在酱缸里折磨完自己的生命,所以杨振宁回来了。当然我并不承认老杨是所谓的学者,故有此说。而陈景润死了,怀尔斯却荣誉满满。当然在扼腕叹息的时候,也同时在想的更多的事就是:要研究的话,还是出国吧。

想到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叫魏学友说的话,“如果没有爱了,其它的也就不重要了。正是年少的爱情需要血肉横飞才算快意。”当然我说这用来作为学者爱文化而言也颇恰当。非得战个血肉横飞才能算维护文化根源么?说起来这些人也正当年轻时啊。而那些真的深深埋首于学问堆中的人,当抬起头时,世界已瞬息万变。

最后引一句雪莱的诗句作为结语。好人首先死去,只有心灵干涸得像夏日尘土的人才会把生命拖到最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月华 | ホーム | 鲁鲁修19观后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