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噩梦

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的事情,在某天晚上忽然完全的闯进了梦里,还清晰的如同昨天。当然,如果是好事也就罢了,可惜往往能够想起来的都是些无法让人愉快的回忆。

或许是个性使然,无论什么事我都只会往快乐的地方去想而自动忽略那些不愉快的细节,然而只有这一件事,不仅清晰的记住了所有细节,而且在许多年后以为自己完全忘记的时候却又被人提起,而且反复很多次。

或许不理解上面的话的人有很多,但至少,失去至亲的痛苦每个人都有所体会。早就离开的人也只有变成记忆活在心里,除此以外没有人能够知道。

用时间来淡忘这些痛苦吧。当初舅舅是这么对我说的,我明白他也很痛苦,但是他还是表面很平淡,仿佛去世的只是邻家少女一般。然而经过时间的改变,每年清明的时候大家还是心照不宣的什么都不说,于是我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很久。而在很多年以后小屈车祸之后,大家扫完墓归来时,很多事情重新回忆起来,但又不想回忆起来,于是便写了点麻醉自己的文章,为了忘却的纪念。

叶子说,看了你的文章所以决定对你好一点。于是我苦笑。做过修饰的感情就不能算是真实的感情了,即使抱有同样的心情,我依旧心怀歉疚的告诉自己,我错了。于是在爱上她之后,决定把那份回忆没有保留地再次捡拾起来,为了自己的歉疚也作个完整的交代。是的,只要她能理解我当时的这份心情绝非虚假就足够了。叶子说,你骗的我好苦。我无话可说,点发送之前曾经有过一瞬冒出过“还是不给她看比较好吧,让她就这么理解下去吧”的念头,然而我做不到。

在看到眼前的人对我说“我不在意,我知道你很痛苦”的时候,很久以前的事情全部想了起来。我那天抱她抱的很紧,仅仅是因为想忘却。是的,我很自私。想利用一段感情来逃避这些回忆。所以即使外表装的无比坚强,我也不过是个无法保护任何人的小孩子。妹妹也好,小屈也好,叶子也好,一个个的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除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之外,我什么都做不到。

扑老师说,不要想太多。只是接二连三的事情涌来,已经连思考的余裕都没有了。感觉自己在电话里的声音已经扭曲的完全不像那个把心封闭起来对任何人都很温柔的自己的时候,我忽然想过,如果成长的代价是失去一切的话,我没有自信能够承受住夜晚的寂寞。然而,或许仅仅只是寂寞而已。

记得分手的那天,叶子告诉我:“解脱,找个新方向往前走”,可是,可是,当我们终于学会放弃原本难以放弃的东西,这究竟是一种解脱,还是遗憾?也许在她的心里,这个故事早已凋零枯萎。但我还是记住了她,记住了那些日子里的忧伤与欢乐。尽管,那时的心情我已渐渐淡忘,当初许许多多的感慨与激动,都已在怅然中缓缓平息。我与她之间就永远的隔着那一个冬天,这或许便注定了这一切都不可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我常常想起一句话: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一切才刚刚开始,一切也都只是开始。只是,我的的确确是第一次那么长久的想一个人,为一个人滋生那么多的柔情与幻想。我们相逢在不懂爱情的季节里,一切的聚散都是当然。只是我没想到会出现如此的结局。也许回忆最终会被淡忘,但在某些寂寞的夜晚,这个冬天里的所有回忆,注定我要用一生去遗忘。

不认为自己能放下任何东西,因为记忆永远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翻滚上来给自己最大的伤害。时间能抚平的永远只是伤口而不是疤痕,裂开的时候一样会痛苦万分。然而我自己知道,自从我把心毫无防备的交给一个人,然后变的支离破碎以后,从再度封起来的那天开始,我便不会再会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任何爱的存在。

只是想忠实一下自己的感受,权当胡言乱语也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周一太鼓 | ホーム | 鲁鲁修22话后总结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