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远游歌

是了,北国已经远了。山影被横斜出的丘陵所掩,连同那不久前还苍茫的原野都远了。车厢里,有梦在喧哗,而月台上无数的躁动也难以打搅它们。远了,故乡远了。那忧伤的午后,那孤独的秋声,那熟悉的惊蛰的不住叫鸣,那冬日漫漫银白的冰雪的诗篇,都已经远了,远了,而我再也望不到天涯了——窗外,淡云舒卷,伏在蓝色的纯粹的天空上。远处青岑点点,近端山陵葱葱。大片的水田就静卧在村落的近旁,偶然有几头水牛大半个身子都沉在塘里或田间,懒懒地扭动着。但是却少了牧童,吹着竹笛,骑在牛背上,显出悠然的样子。于是那双犄角便也不觉的醒目了。错落的农舍,铺着青的瓦,不似北方的乡村都有围着的院子,它们却是直接面对着宜人的乡野,敞开了门。
  
是的,那断开了的几座丘陵,都袒露出红的胸来,这里已经是江南了。而我,竟然也终于成了游子吗?一名江南的游子。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排遍,无人会。登临意。”近一千年前,辛弃疾就已经替后来者唱出了游子在江南所有的情仇。此后,就恐怕再也无人敢矫情,吟远游之歌了。江南,因此而竟然少了如此长久的一段缺失愁声的历史。乡愁,被一首宋词而压抑了千年。
  
身处江南,只是吴钩不可看,阑干不堪拍。原以为终于是游子,轮到我思乡了,竟才知道,乡愁原来是立体的;竟才知道,乡愁,其实我不懂。
  
“又到一年乡望时,芙蓉风起是秋思。南国江水方才落,孤月窗前梦里移。堪寂寞,却别离,朝朝暮暮盼归期。若得昨日乡愁起,哪肯寒湘冷夜衣。”
  
《鹧鸪天》悄悄吟罢,却已经是轻笑不止了。这“楚天千里清秋”,不知当此时,又有多少人浓情深处,矫揉造作如我一样,胡乱发一番感慨呢?落落之际,觉得寂寞其实甚是可爱了。
  
怕上层楼怕上层楼,怕发现自己必须成熟。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畏惧成熟。畏惧成熟,首先是想到了成熟;想到成熟,是因为登高。登高者,好凭栏,于四望空旷之中,人是最容易意识到自身的存在的。而这时,便有一种人生的重负感,我把它叫作:成熟的重量。
  
为什么成熟没有重量呢?
  
一颗榛果,孤独地守着天空,它需要面对的是不久的将来迎面撞上的一片旷远。因为它觉察到了成熟的重量。那是来自我们所立足的大地对自己的思念。它期望我们能结束悬于半空的摇晃之境,期望我们能安稳,能真切地体会人生的始终。
  
怕上层楼,因为接近了天空,能听到快要成熟的榛果吱吱地扭动着,树枝哗哗作响,能感受到它突然在空气里荡出波纹坠下时的冲击。那一段加速的路径是躲也躲不开的。
  
成熟是色的。成熟的轨迹象是流星划过夜空,如果不能有足够的无畏精神,如果它不能连接到大地,流星就只能在半途消失,这样它就只是一个可叹的失败者。成熟需要代价。但是实际上,经由付出惨重代价而得来成熟倒是最容易的一条路径。有时候,我们根本就无法意识到必须放弃的是什么,或者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过渡便被生活的巨大杀伤力摧毁了。
  
成熟,有时候并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成熟意味着失去,失去纯真,失去童心。但是也许这仅是相对于童年,也许成年是残酷的。我们不得不学会面对,面对周围突然扩大的人群,面对这未知的大千世界。
  
一些人渴望成熟,一些人畏惧成熟,一些人轻视成熟。但是无论怎样,成熟都是我们必须跨越的关卡,在这里抉择似乎是多余的。也许有意的退避可以使我们固守住天空,但是就象青涩果实,它是不被人喜欢的。
  
怕上层楼,因为更容易想到成熟。想到成熟,是因为无力面对成熟。
  
望断双鱼信“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摇,未知何处是潇湘?”
  
一个朋友,就是一处故乡。
  
艳武侠故事中的友人之谊:不在乎筵席相款,不在乎金玉相送,只在乎一壶浊酒,互诉心曲,把盏今宵话无眠;只在乎古道悠悠,挽马相别,酒樽同笑酹江天。
  
如若不能,我也希望三尺封函里,打开却是柳永这首《玉蝴蝶》。
  
何处是潇湘?长安捣衣声声在,石头城前空潮回。也许就仍然有人用古老的书信来抵御现代通信方式的冲击,也许他们就在某一个同样古老的城市,将心灵的距离保持于薄薄的纸片间。何处是潇湘?也许我就可以侃侃而谈,牢骚也罢,欣喜亦可,长短却要计较,疏密仍须考虑。只是那鱼信却必是千里迢迢,如期而至的。
  
话,有时并非只是心之所系。人之所念,是可写在同一轮圆月上,写在同一条江流中,写在那只飞越了多少山川的大雁的翅膀上的。漫漫无际的交流是比简单而温馨的几句问候更为宝贵的。没有主题,没有顾忌,远隔的心在冷酷的时间里被逐渐拉近了。
  
十日九风雨江南梅雨季,不堪临窗听。那雨是温暖的,但却正是因为此而使人卸下了防卫的甲胄。它于是才能潜到心里,笼上了一层怅惘的雾气。雨不断,自然多时只能闷于屋内。想要拾起丢下许久的书来细读,却只听得滴滴答答的声响在蚊帐上,在床头前乱乱地滚动着,就再也看不进了。
  
最怕无聊。寂寞是咖啡,无聊却是盐,因此寂寞中掺杂进无聊便不觉得可爱而是可恶了。于是就盼着时针快走,哪知雨是没有尽头的,时针走了一圈,雨却节奏依旧。
  
撑了伞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只是这周匝景致如同老妻,无甚新意,只觉雨打梨花的妍媚已经过去,余下的惟有平实了。这时,唯一还想去的地方就是记忆了。而记忆之被压在柜底的,就是发酸的乡愁。
  
乡愁,其实愁的是人。
  
但是这样的奢侈也实在是少有的,即使这时仍不敢受用。透过层层雨幕,我料想那叶子又要长了。几度春秋?几度风雨?它才长的这样肥硕。叶子在生长,而我却在糜烂了。
  
十日九风雨。不是不懂得寻找雨中的情调,只是怕这雨住在心里便驱不走了。雨下着,下着,便下成了一线线剪不断的抑郁。时针走着,走着,便走成了一圈圈逼真的苍凉。他俩总在竞争,而我在总结时老觉得时间仍是太快,而雨又太慢了。零零碎碎的几乎难以串起的事很快便模糊了,只记得雨季的可恨了。
  
十日九风雨,就怕消磨了背负行囊,行程万里,一笑入红尘的豪迈。十日九风雨,就怕打湿了深帐青灯,剑挑星火,苦读伴鸡鸣的壮志。十日九风雨,就怕穿破了那酿得满满的一罐猖狂,再也不敢高唱“我辈岂是蓬蒿人”夺门而出。
  
这雨也该停了,毕竟年少,还未有“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胸襟,“归去,归去”,怕是月余之后对雨的呼唤吧。
  
一蓑烟雨任平生是归程了,却念叨着留在此地,顾盼再一次的天明。
  
行李翻了又翻,整了又整,却又盘算着各种可能,推迟归期。总是要回去,却犹豫不决,还不想这么快踏上归程。这并不是“近乡情更怯”,而是游子并不愿归根——尽管,只是暂时的。
  
华夏这片土地上,多产怀着深深乡土情节的炎黄子孙,赤县神州,各有桑梓。但江湖夜雨,十年灯火,到底哪里是家前的古槐,哪里是他乡的明月,都已经模糊了。故乡之暖,也实在不是游子的驰怀再能塞进去的了。
  
闯荡之心,功业之念,是家的祥和之气所不能容的。归家,就好似卸甲。虽然无忧,虽然舒适,虽然可解乡愁,但是它却毕竟是容不得浪波的了。于是便不忍回去,也不忍留居。于是竟荒唐地开始慕无家者了。
  
无所顾恋,可能少了一道坚实的屏障,因而平添了几分危险。但是也因此而少了龟缩的据点,只能积极的以攻为守。一蓑烟雨,一蓑江月,一蓑平生惬意,一蓑万丈豪情。如不如意,不是吾愿,只要得风雷夹击的阵阵轰鸣,酣畅的云雨间的滚腾,将一生交付无常,自己却把住自己。
  
是归程了,念叨着,却还思量着遥远的未来。毕竟,能如此豁达勇为者并不多见,想着相别已久,如今暂且归去。一蓑烟雨,那是留待来时亲历的一番胜景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很久没有唱的那么爽了 | ホーム | 无心之爱 >>


コメント

如果我不是先知道你再看你的文一定認爲你是少女
然............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