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生命的伤逝

月缺月圆如同花开花落,永不更改。人生总有季节,花开芬芳,花落枯萎。一直以来,我凭借着迷惘的双眼,仰视了圣人生命的每个阶段,力图从中搜寻到什么。看到的似乎只有伤逝,一种几乎用人生的全部岁月来完成这种成熟过程的伤逝。伤是伤痕,逝是悲伤。
  
我知道“十年窗下影”是一种无言的激烈,可到了“可怜白发生”的时候,谁能够为它写下注释。何况人生并不完全在此。仅仅是为了“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我沉重地叹息,却是在这一声不经意的叹息中,我和许多人走进了伤逝的围城。生命多了一种空白,一种没有记忆的空白。
  
在不能确定的或许中,有时我们忘却了伤逝,因而有时,我们也有孩子般天真灿烂的笑容。投河自尽的屈原选择了“吾将上下而求索”,可是,人生的重量他不懂,很多时候,他的故事只是代表了一种精神,而不会成为一种方式,一种成就人生的方式。
  
人生背负的包袱太重,只是因为追求太过遥远。生命的底色很多的时候是艰难困苦,是穷困潦倒,每个人都是如此。
  
在生命受创的季节,我们便会下意识的逃走,只是为了逃避,久远的韩信接受了跨下之辱,也许他是为了尺蠖之屈,以求伸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合理的释义。人生两难的境地中,人便很容易走进伤逝的围城中,无法自拔,然而,任何真正意义上的人都清醒地知道,人生的一切都禁不起岁月的蹉跎。岁月会在绝代佳人光洁的额头上雕琢出无法抚平的沟壑,也会在英雄的白发边低语壮士暮年的苍老。老骥伏枥,即使志在千里也未必能踏破青山绿水,这种悲哀也成为了一种慰藉的理由,一切都在自然而然中消逝。三国演义的开篇就有这样的飞歌“是非成败转头空,白发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岁月在无穷无尽的绵延,希望也在无穷无尽的滋长,在埋葬希望的土壤中,我们又会种植新的希望。岁月在人的生命中就是这样反反复复,我们无奈于生命的伤逝,却在恒久的持续着它,甚至在不自觉中,一代比一代的悲剧色彩更为浓烈。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应该辩护什么,我只记得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疲れる気味だ | ホーム | 杨提督,一路走好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