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花落春尽处——评鲁鲁修第23话

“记得以前看童话故事,在睡美人的故事里,王子吻醒了公主,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然后呢?”
“王子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啊。”
“然后呢?”
“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啊。”
“然后呢?”
“……”
“我来告诉你吧,后来王子被老爸出了王国,为了复仇,他隐藏了身份,公主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王子,王子却背叛了公主,亲手将公主杀害了。”
“哪里有这么扯的故事!”
“有啊,你猜的没错,这个故事的名字,正是Code Geass。”

“我们必须记住悲伤,因为一旦忘却,便再也无法回头。”
——威廉•康斯坦丁

当第一部的剧情结束在了鲁鲁修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中时(你说还有24、25?小事不用介意),我没有跳过ED而是完整的看了下去。或许在Code Geass的23话里获得的东西远远没有失去的东西这般令人惋惜与心痛。毕竟类似尤菲这样已经成为色骑士团前进路上的障碍的必须除去,然而不幸的人生各各不同,带着微笑离开的三公主已然在她理想中的行政特区中变成梦魇,久久的在东京上空飘荡。

尤菲并不是一个太有心机的孩子,至少在欢迎ZERO的时候张开了双臂,仅仅因为她知道鲁鲁修不会对她动武。然而秘密便是秘密,如果可以,埋的越深越好,最好一辈子也不要挖出来。即使如此,依旧会被眼前的人的一个微笑而牵动神经,或许,便是初恋吧。

摘下面具的鲁鲁修只是个普通的十一王子,在妹妹的面前开心的与尤菲交谈着学园祭的事情,在只有两人独处的地方敞开了自己的心扉。却因为一句失言而走上了不归之路。修罗?或许吧,没有人能够知道当时的鲁鲁是否只是戏言,而清楚的看到了他的眼泪飘散在空中的人,只能仰天长叹。

“人只有在失去时才会意识到自己从她的笑容中得到了多少救赎”,在第一次违心的使用Geass之后,那个君临天下的男人曾信誓旦旦的说着不会被Geass的力量吞噬,此刻竟如同寂寞的小孩子一般,将头深深的埋在那个约定与他永远在一起的少女心间。

“不管是学习还是下棋,我都没有赢过你呢。”尤菲天真自然的表述,竟成她与鲁鲁修之间最后的无防备的交谈。当色骑士团被逼入绝境、ZERO出现在日本特区的领土上空时,已经注定了腥风血雨。

然而,毕竟是初恋。在拿着光线枪对准尤菲的第一瞬间,鲁鲁修犹豫了。在第二个瞬间,他便知道自己当初的犹豫有多么残忍。一时的后悔并没有改变悲剧的发生,而复仇的轮回又将目标指向了新的人选。当心头最后一道防线被打破,也便再也没有了顾忌的理由。

如果他没有说那句话…
如果他没有答应她来…
如果他和她素不相识…

然而如果仅仅只是如果,剧情就仿佛汹涌的潮水一般,冲刷过后,所有的假设暴露在我们眼前,就仿佛亚瑟临终时将剑插入荒原,却只有兰斯洛特在他身后哭泣一般。

“鲁鲁修,你有恨到想杀死的人吗?”
“我一直以为那样想是错的,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时间可以抚平伤口,却无论如何不能抚平仇恨。随着尤菲的手慢慢的垂下,还有一个变的癫狂的人,正在向他昔日的挚友来。

“我第一次为了准备杀人而去战斗。”

“杀人是错的,要和平,要内部改变!”曾几何时,无比坚定的对着每一个熟悉的人说着这句话,并且贯彻着自己的立场,甚至还不惜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只是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的朱雀,却在尤菲的手垂下的那一刹那改变了,改变的如此彻底。

保护弱者,以和为贵,厌倦战斗……是的,从加入军队这一刻起,他便知道这已经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梦想。然而在维护内心的底线,并获得了唯一的认同时,他的内心却第一次汹涌澎湃。“我将保护您,直到最后一刻。”笑貌如昨,音容却再也不见,怎能让身边深爱之人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现实?

死者的双手尚有余温,朱雀握的很紧却没有感觉。之前自己曾对她说了什么话?自信满满地说:“我一定会保护您”,是吗?而如今事实却是如此。原来自己是个无能的吹牛者!不但不能保护她,就连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都在远离她的地方独自承受心痛。

在悲伤完全吞没少年之后,他仍然久久地凝视已经不再向他微笑的公主。公主最后的笑容犹如天使,且寂无声息。失去活力的容颜,使他觉得自己恍惚置身于世界的边缘。再也无处可去,亦无处可归。此处是世界尽头,而世界尽头不通往任何地方。世界在这里终止,悄然止住了脚步。

场景瞬间转变,鲁鲁修把一切整顿完毕后坐上机体,眼前的合流部队已经整顿完毕,然而不像对阵所该有的悲伤却仍然盘踞在此地,把星光都冻结了似的。已经公布的尤菲米亚去世的消息,然后开始国葬的准备工作。娜娜莉或许还不知道吧?鲁鲁修想着,亲手握住未来的幸福吧。带着一抹鲜红的眼神坚定而清。

突然间,鲁鲁修听到了手机的呼叫声,尤菲的号码赫然醒目。

“不幸能给人带来的唯一好处便是不幸的结束。”
——耶尔涅斯特•梅克林格

印记宛然,而笑颜中隐去的那抹鲜红,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自己的悲哀。

“那恐怕是因为,这对她而言是无论如何不能被原谅的事。”

无论是回忆还是现实,都只是一个堂皇而美丽的借口。沾满血腥的手中,有多少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又有多少是出于无奈而为之?被红莲的业火所燃尽的名为ZERO的男人,望向那条修罗之路时,可否会有丝毫的后悔与彷徨?

“啊,温柔什么的或许早就忘了呢,玛丽安娜。”在ZERO身后,一脸平静的对着空气微笑的C.C.依旧口不对心,而那个消逝在久远之前的名字却勾起了一份回忆。

原本便不存在生存和死亡的对立,只有强者的呐喊与弱者的叹息。色骑士团“不杀弱者”的宣言,也只不过是第十一王子在课余时间走西洋棋时脑中一瞬所思考的十一种变化之一而已。然而这并非只是一个单纯的叙述。仅仅八年前,尚且年幼的皇子目睹亲爱的妹妹与母亲在血泊中的镜头,十一级阶梯,神圣不列颠帝国皇帝与鲁鲁修最近的距离。而自从那一刻起,他便早已不再相信任何人,包括共同玩耍的兄弟姐妹,包括曾经同甘苦共患难的昔日好友。

内乱的幕后手是谁?在鲁鲁修的回忆里,每一个皇子皇女的记忆都如此模糊,而惟独母亲被杀的记忆明晰无比。恐怖分子的袭击?那只是一个幌子。皇帝所追求的是力量而不是对人的同情,可是年幼的他却又从何知晓这世界原本是如此残酷?直到拥有了Geass,毫不留情的将枪口对准库洛维斯的时候,鲁鲁修忽然发现,其实这只是一个西洋棋盘上吃与被吃的问题。“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以他不会,也不能再有任何犹豫。

然而作为儿时玩伴的尤菲米娅来了,天真纯粹的她以为青梅竹马的誓言便能解决一切争端,鲁鲁修笑了,既然是尤菲,承诺一起建设一个新的日本也可以……吧。然而Geass却在此时背叛了他。当下达寻找到尤菲即射杀的命令之后,鲁鲁修的眼角,透过了一丝惨淡的晶莹。

或许为了妹妹娜娜莉幸福生活的世界,而让现有的世界,甚至让自己曾经的青梅竹马陷入死地而促使世界崩坏是鲁鲁修所背负的一种原罪,然而这份沉重,却压得鲁鲁修几乎喘不过气来。

是了,那个在无数回忆中温柔善良的小尤菲,那个在无论何时都露出治愈系笑容的尤菲殿下,那个只想与鲁鲁修和娜娜莉一起开心的度过学园祭的尤菲公主,那个即使接受了Geass而不得不背负痛苦与哀伤的皇女尤菲米亚,却在鲁鲁修开枪射击的那一瞬间,第一次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那个微笑的穿越过皇宫、街道、校园以及军队的三公主,此刻正躺在器械内接受治疗。那个她一手建立起来的行政特区日本——或许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能够与鲁鲁修和娜娜莉共同说话的家罢了——在自己深爱的哥哥手上被捏成粉碎。那理想瞬间被土崩瓦解时的悲伤,连朱雀都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泪水,而她却依旧微笑着问向身边的骑士。

“典礼…日本…变的怎么样了?”
“身为日本人的大家都高兴吗?”
“我成功了吗?”

那一瞬的悲伤自然而然的颠覆了朱雀的心。没有一个人像这样的承认过他,他却连她最后的问题都无法回答,不,是无力回答。因为他的眼角的堤防,已经再也无法制御那喷薄而出的泪水。

“连同我的份一起…”

感觉到指名的骑士握住了自己已经没有血色的手,尤菲笑了。她的不幸终于随着眼帘的落幕而消逝,然而她却并不知道,在远处,新的不幸正在悄然萌芽。决定将内心的正义伴随着她的微笑而永远封印的骑士,正拿起她所赐予的剑,向着他最恨的人,同时也是最爱的朋友走去。

“只有这些,或许。”

“时光不会再现,去日已成永远。”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镜头在志得意满的ZERO和即将告别世间的尤菲之间转换盘桓,夹杂着被导引的人民,夹杂着布里塔尼亚和日本的喧嚣,夹杂着朱雀与柯内莉亚绝望的眼神。民众的情感已达沸点,而鲁鲁修却戴上了面具。

“是的,尤菲米亚之流正是布里塔尼亚伪善的象征。”

慷慨陈辞着的ZERO,或许他并没有忘记在戴上面具那一刻起的心态转换。没有犹豫,也不能再犹豫。既然Geass交付给了他这样的命运,那么他便再也无法回头。当他坐在驾驶舱里流完泪水发布命令的那一刹那,目标中的尤菲米娅,已不再是他青梅竹马的三妹,而只是颗需要被定点排除的棋子罢了。

然而正如当初学园祭宣言上,天真无邪的娜娜莉并未见到自己哥哥眼中流露出的杀意一般,在终于决定离开大家只做ZERO的鲁鲁修身边响起的声音,只用了一句话便几乎将他彻底摧毁。

“我想和尤菲姐姐说话。”

一想到尤菲在最后望向自己的眼神,想到那惊恐与矛盾交织的痛苦表情,再愚笨的人也知道,她把自己的心扉敞开给了那个人,透明而鲜亮。而那些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却在一声枪响后灰飞烟灭,如同当初它们出现在记忆中时那样,又如此飞快的退散在了记忆之外。

是了,当年已不再是当年,而现在也仅仅只是现在。

“这整个世界,你的生命将被战争染红。”
“我知道,但是我……”

被电话打断的后半句会说些什么呢?复仇?那只是用来给无能的自己一个借口而紧紧抓住的救命稻草罢了。了解自己的无能却全无办法的时候,后悔便是一剂良方。正如鲁鲁修濒临绝望之时C.C.出现那样,在朱雀掉落到痛苦的深渊之前,V.V.拉住了他,带着真相,带着让朱雀恨意满点的真实。

是的,无论用多么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开脱,最终还是会归结到自身的暗中去。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有胜者,ZERO也好,布里塔尼亚也好,朱雀也好,都只是被这场Geass游戏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棋子罢了。

就在方才几话之前还是温馨平淡的学园祭,朱雀与鲁鲁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就连补习都被关在同一个房间里,而转瞬间在电话里用诀别的口气下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只是恨意还不足以杀死一个人,然而虚与委蛇的爱却足够将一个人伤害至再起不能。

“别在意,我们是朋友吧。”
“从七年前开始,一直就是。”

然而现在呢?早已沾满鲜血的双手对着仅仅为了失去应当保护的心爱之人的复仇,当年紧握着的双手早已在不同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为什么在你没有能量的时候我要来救你?仅仅只是想利用你对布里塔尼亚的忠诚心罢了。或者在你面前,我可以这么说:因为是朋友,所以……

因为是朋友,所以……
朋友,所以……
所以……

“如果感情成为阻碍的话,将它消除便好。”

眼中已经不再有泪水,取而代之的,是血色的Geass。

“我要亲手杀死那杀害你的人。原谅我吧,兄弟。”
——威廉•莎士比亚

白色机甲整装待发,色的KnightMare也静候多时。

隔在两人中间的,除了那在面具下看不真切的脸,还有一个尤菲米亚。或许,这已是永诀。然而,在电话里刚说完再见,连冰冷的夜风都不忍吹过他们的身旁。

他曾有过一个兄弟。
他或许现在还认为自己有过这个兄弟。
直到猛然从梦中惊醒的那天为止,他或许会一直认为这个兄弟会永远陪伴在他左右。

没有奇迹,只有冰冷的夜风吹过巨舰的上空。
粉色头发的少女依旧安详的睡着,但已经永远无法醒来。

“为什么仇恨可以大到这种地步?”

被火点燃的经卷上没有再传来回答,就如同现在被仇恨吞噬了心灵的朱雀。
虽然只是第一次,但已经无法再回头。

“原谅我,因为我不得不杀死你,为她报仇。”

仿佛听见谁的叫喊,将凄美的爱意留下,带上仇恨上路,奔向复仇的彼岸。
彼岸,花开阵阵。

至少,与悲伤同在。
——Code Geass 23话副标题

已经是多少次了呢?看到死亡如此麻木的现在。在夜中随着雪花看着长发女子温柔的刻下十字伤疤时没有流泪,在夕阳下伴着背影看着另一个自己不再回头毅然远行时没有哭泣,在烟花中望着两边漫溢而出的伤感却不再有胸口的触动,然而在看到公主伸出双手,对着骑士微笑着说“要连我的份一起哦”的时候,却感觉胸口的什么仿佛碎裂一般消失的不留痕迹。

并不是所有的彷徨,都可以像红发少年那般不去再想,并不是所有的沮丧,都可以像猫儿咬过手后被轻描淡写的淡忘,并不是所有的悲伤,都可以像背着有翅膀书包的女孩那样埋藏,并不是所有的绝望,都可以像拉下红线那刹那间被流放。

伴随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感情,在东京租界周围的喧哗,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民,被哀痛逼入绝境的骑士,被时代的洪流所驱使的少年,最后在扭曲的作画下落下帷幕。24话推迟了。然而还是推迟一些的好。至少,悲伤与我们同在。如果没有大量的时间让自己消化这份悲伤,或许我们没有自信能承受那啃食着胸口的悲哀和失落感。

是的,这个世界上定然不会有比感情更让人无力的东西了。“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虽然我们之前花了足够的时间去相信公主与骑士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且骑士也确实地拥有了在天空翱翔的翅膀,然而这始终不是童话故事。于是,在悲伤中我们暂时离开这份记忆,也永远的告别了那抹记忆中鲜亮的粉红。

如果死亡能带走所有尘世间的留恋与期盼,为何还有执着于生的意义的人在?或许那只是幻影,然而在三途川的彼岸花开之时,逝去的人又会不会对自己招手问候?然而无论如何,在此岸,请允许我遥祝一声:尤菲米亚公主殿下,一路走好。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梦,我活在梦境之中 | ホーム | 若さって何だ、振り向かないものだ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