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戏言2,绞首浪漫派

其实我想说,中文版翻错了不少地方。

从戏言跟班开始我就对西尾硬塞捏他的做法有点不满,虽然说斩首循环里这痕迹不是很明显,但第二本里就有点画蛇添足的味道了。像巫女子和阿伊的对白里明明只是简单的问候道别都可以塞些捏他进去,还有阿伊和零崎的对话就更不必说,与其说是比较玄学倒不如说是比较装B。

然后有些塞的恰到好处的捏他就在这些泛滥的捏他里被埋没了。西尾写文章有个缺点就是喜欢把什么都往掉书袋上引,而推理小说的大忌就是繁复与罗嗦,他两条都犯了。所以从斩首循环开始我就没打算把这书当推理小说来看。

不过线索太多又太少倒也算是一个比较创新的想法,尤其是穿插了自己和拦路杀人鬼的对白之后,不过零崎这个人一直游离于主线的杀人事件之外,也并非是作为旁观者介入整个事件(因为旁观者就是阿伊本人),只是作为一个需要探讨东西时迅速出现而在不需要时迅速消失的对象。杀人鬼真好用系列?这角色安插的定位就莫名其妙,虽然可以理解成塞捏他而设置的,不过这样未免太过可怜。

话说回来,从阿伊与零崎的对话,另一方面来说可以算是自言自语中,可以得出一些很莫名的镜中对话的结论。我觉得,装作伪善者的伪恶者与装作伪恶者的伪善者其实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就像哀川小姐在最后点破他的想法一样(虽然我还是觉得最后这一章实在是太多余了),一个很莫名的事件就这么结束了。

犯罪手法自不必说,这世界上真的有人会为了自己一句无心之失杀了人而把证据吞到肚子里去么,我当然是相信会有这种人的存在,西尾似乎要证明给我们看,所谓天才跨越一步就是疯子,事实上杀死巫女子的究竟是不是巫女子本人,这很难说。而且仅仅从一个生日宴会的邂逅就要杀死或许是自己比较好的朋友,是巫女子这个人不可理喻,还是所谓的DEEP LOVE,这点或许已经无从查考,只是,如此精密而认真的剖析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并将其逼上绝路,或许只能说是阿伊式的绝情了。对此,零崎也深表赞同。

至于那女警的出现,一方面是为了安插一个让剧情走向比较合理的要素,另外也减少了过多的背景叙述,借人物之口说出来会比较简单,然而西尾忘了,侦探小说里警察一旦介入,就必定作为旁观者而贯彻始终,你看雷斯垂也好,目暮警官也好,只是一个协力者。而这里阿伊作为旁观者,警官却开始了咄咄逼人。若不是有着红色代理人的先例在前,或许有人会将书一合,什么SB故事……

然后说说物理上和心理上的死角,对阿伊来说,物理上的不可能恰恰就是心理上的可能,这是一种冷酷的表现,而在心理上唯一想到的是自己该怎么死,所以手指骨折也无所谓的一副态度,说实话在无伊实被阿伊折断手指而吓的说不出话的时候,我对阿伊却稍微的产生了一点愤怒。或许是对杀人这个字眼比较麻木,所以我同情零崎那所谓不得不杀人的说法,就好像是夜里出没的嗜血生物一样,然而阿伊却并不是说想杀人不想杀人,而是随便将杀人看作一场游戏,零崎也不过是个棋子,这便有些过于冷静了。另外满天飞的捏他里也藏着一些叙述,可惜多半有些看不太真切,或者并不知道出处,就有点无法理解元捏他所在处的作者心情。

说到底戏言2算是断断续续看完,然后想想西尾直到最后也没有把X/Y的意思在附录里详细解说,送他三个字,不厚道,那草体我猜了半天来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第一个100W | ホーム | WII体验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