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影评]西游的寂寞

观音大士,我开始明白你说的话了,以前我看事物是用肉眼去看。但是在我死去的那一刹那,我开始用心眼去看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真的可以看得前所未有的那么清楚……原来那个女孩子在我的心里面流下了一滴眼泪,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当时他是多么地伤心……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跟那个女孩子说"我爱她"。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题记


  第一次看大话,是一个元旦的班级聚会。借了一个录象机和几盘带子,大家闹哄哄地吃着煮烂的饺子对着满是雪花点的片子满腹牢骚。我坚持把一步超级大烂片看完,终于坚持不住了。搬了两张凳子一拼。倒头便睡。正睡到妙处,忽然周围尽是笑声,皆有歇斯底里之预兆。我艰难地与笑声抗争着。只是隐隐约约听见有什么蜘蛛啊!长夜漫漫等等怪声。我边睡边听,捕风捉影,听风辨器,在半梦半醒之间拼凑着剧情。然后他们把我吵醒。我没有看到开头,只是从一群奇形怪状的人里发现很眼熟的周星驰,就决定往下瞧瞧。

那时候很多人已经都睡了,我缩在椅子上,端着热茶,不时要拼命把笑到了喉咙眼儿的声音压下去,很是辛苦。我以为那也是一部喜剧,仅仅是一部喜剧而已,如同他大多数喜剧一样,逗人暴笑一场,然后把一切都忘掉。

就那么往下看着,一直到那只猴子皈依了佛门,答应和唐僧去西天取经,放弃了他结过发的晶晶,也放弃了为他流过泪的紫霞,我还是没当回事。
风沙满天,紫霞的前世与夕阳武士拥吻在城墙上。

那个人看上去好眼熟呀。
那个人好象一条狗耶。

星驰的一个身体站得高高的,取笑着他的另一个身体。已经变成一只猴子的至尊宝扛着他的棒子走在人群中,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我感觉有一丝凉凉的东西从我眼睛里面爬出来,一直滑过脸颊,落到了地上。没有声音,落泪只是因为看了一部喜剧,这在我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我不敢相信,却不能不抬起手来,擦掉了那滴眼泪划过的痕迹。

片子已经演完了,字幕一行行溜过去,直到屏幕上一片空白,雪花点无规则地闪着。

我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因为我在哭。为了一个大家都叫他做喜剧明星的男人,他在片子里那么不经意地在告诉我,他其实并不快乐。在他跳脱浮躁的表演背后,他其实是一个很无奈的,很被动的男人。我想跟他的戏一样,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无力回天。事业是为了爱情,但事业没有能拯救爱情。他不做悟空,就不会有力量去驾着七彩祥云,穿着金色的盔甲。但是他做了悟空,他就不再是晶晶的丈夫,紫霞的情人,自由随意的至尊宝。

对紫霞而言,究竟是嫁给了老牛好一些,还是在深爱的人怀中死去好一些,我真的不敢说。但是,一生忘不了,甚至再生来生都忘不了他,也的确生不如死了。
他没有的选择。任何人到了这一步可能都没的选择,虽然其实他记得一切。他在风沙中回头,看着他前生来世的爱人,看着他前生来世的爱情,却无法触摸,再也无法对她说那三个字。
全都过去了,象是一场梦一样,师父不再罗嗦,师弟们互相谦让。可是那刻骨铭心的爱情如何能够解释?难道也是大梦一场?

  对一个男人而言,活着是否必定要放弃自己选择的东西?

我不再把星驰当成一个喜剧演员。他是一个男人。比许多自以为是的男人更坦白,更真实,更坚强。

  后来隔了很久。才托人买到了大话西游上下两集的碟子,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多遍。可是每当一想起大话,总是首先想起那个元旦的午夜,那两张高低不平的椅子,还有那断断续续的声音和支离破碎的故事。

  只是隔的久了,连声音也漫散在空气里,只剩下隐约的幻影,连幻影都失去了颜色,变成了单纯的白片。象一幕哑剧,剧中人在费力地表演,我在旁边费力的企图加上注解。

  大约一部很好很好的电影,看的时候你觉得很美很好笑很感动很愤怒总以为自己已经明白它的一切了。可是总会有一个很普通的日子里你会很没来由地想起它来,想起当时为它而哭而笑的一切来。你会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心情,你会品味出以前没有过的味道。因为时间其实是距离,而距离才是美。而只有美才会让你在平凡的日子里了有所悟。就象大话西游。我以前对别人说过:你在看大话西游的时候,如果笑得腹背抽筋,龇牙咧嘴,那么你很有幽默感。如果你看完了大话西游,你还笑得满地打滚,那么你其实什么都没看懂。如果你看完了大话,你忽然发现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有泪水,你总算看懂了大话的第一层了。如果你看完大话,笑也笑过了,泪也流过了,忽然怔在那里,忽然觉地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那么你看懂第二层了。如果你看完了大话,默默的坐在那里,你感到无处可去,你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悲哀和无奈,你看懂第三层了。

  原来我一直以为只有这三层。可是在这个晚上,我忽然好象明白了更多的东西,想到了更多以前没想过的东西。以前几乎记得大话里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太熟悉的事情总是会懒得去深究,即使想,太近的距离也会让你望而生畏。大话到底在讲述什么?在搞笑的剧情里它到底在掩饰着什么样的情感?

  情话里有人说,正象紫霞仙子留在至尊宝心上的那滴泪。其实人生就是如此,有多少轰轰烈烈的爱情,有多少分分合合,有多少阴差阳错,到头来,不过是一滴泪。至尊宝看到了自己心上的泪,终于明白了。于是戴上了金箍,变回了孙悟空。当时我佩服地一踏糊涂。可是现在想来,至尊宝真地明白了吗?既然已明白一切,为何还在大战牛魔王的时候佯痴装颠,狂态大作甚至失态?金箍已戴,尘心未死。戴上金箍,其实是至尊宝向孙悟空的角色变换的一件特征道具而已。这时候的孙悟空本质还是至尊宝,他无法掩饰自己对紫霞的爱,但是他又反复提醒自己已是孙悟空,于是他说出:大家都是神仙,不要骚扰我好不好这样的话。

  神仙二字,实际上是至尊宝在提醒自己同时也在提醒紫霞,不,眼神语气,分明是在苦苦哀求。心中的无奈和酸楚实在是无法言表。神仙,最至上无尘的称呼却代表一种最世俗的约束,即没有欲望的超脱。死水般地飘逸。看一眼紫霞在他心上留的东西就心满意足,他没想到他看到的是一滴眼泪。眼泪使他万念俱灰,眼泪也使他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爱。他以为自己爱的人原来不是他的最爱,他跨越五百年来寻找的人原来找到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导演用了最通俗的被别人用烂的手法即时空穿梭的老调去重弹一个同样被别人提过无数次的问题:我是谁?这个佛经全力试图去解释的问题最后自己也越解释越糊涂,最后捣一捣浆糊索性避开来讲“我”的叛依方向和后世的归宿了。

  我是谁?要解决的却是今世的问题。即现存的我在时空的定位问题。我到底是谁?我在寻找什么?后世本是虚无飘渺,便可随意解释。前世如大梦一场,亦真亦幻。至尊宝的今世本来明白地很也糊涂地很,强盗头子一个,带领一群非人非鬼丑陋不堪的伙计打家劫舍倒也逍遥自在。偏偏被人用七伤拳打成斗鸡眼又发生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事,总有人试图告诉他你是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他本来没理想没文化,好不容易爱上个人又发现他爱的人却爱着孙悟空,一个他拒绝承认的身份。于是他糊涂了,他真不明白了。他到底是谁啊?不待他想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杀出个牛魔王一顿大砍。最后不管由不由他,他总归是走上了探询前世的路。他的目的很单纯,想挽救晶晶,因为他似乎很爱她。在糊里糊涂的强盗生涯里他终于以为找到个落脚点了。他下意识地很简单化地把追寻“我是谁”的过程转化到追寻所爱的人。于是他在时间里迷路了。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必须一步一步地向孙悟空这个身份转化了。可是他胸无大志他毫无佛根。他拒绝承认他是孙悟空。几乎是本能的拒绝。但在拒绝的时候,他的强盗头子的身份已在时光的穿梭里逐渐崩溃。

  他是谁?他爱的人又是谁?

经过了那么多无常,经过了生死的蜕变,他因为一个女孩的一滴泪好象大彻大悟从此走上取经的路。他好象放弃了追寻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他想不再去想它而不想一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死。至尊宝试过死了。可是没用。于是他当神仙了。可是当神仙有用吗?神仙的躯壳里装着个点缀着眼泪的心,你叫他怎么安下心当神仙?于是他亦狂亦颠。所以说,至尊宝这个人,自己绝不会去主动顿悟的。他其实只是个没搞明白自己到底是谁的普通人罢了。后来他明白了。那个留下眼泪在他心上的女子不管他是强盗还是神仙,不管他背信还是弃意,都死心踏地地爱他。在一片包围他的不安定的因素里终于有了个躲避的地方。可是她死了。世上最可爱的神仙和最想得到爱的女子死了。于是他好象只有一条路了:取经去。在醒来的时候,盘丝洞却变成了菩提洞,多嘴的唐僧忽然变的惜字如金。洞口的晶晶变成了豆腐西施。一切好象似曾相识有全然陌生。如果这一切用梦来解释,那现在的我又是谁?好不容易好象找到的答案又被推翻了。直到在那座破城的顶上,夕阳武士断然地拒绝女子的爱意,他终于无法遏制。他心上的泪在滚动沸腾又寒冷如冰。他吻了她,他看着她的眼神,抚着她的头发,就像他多次在梦里看到的紫霞。而她的眼神脉脉,可她看的是谁?她的发温润如丝,可她是谁?

  他终于明白了,他正用别人的躯壳去爱抚一个貌似自己所爱之人的女子。对象和自我原来到头来都是虚假的。

  那一刻,他心上的泪蒸发了。在正午的阳光下。
  那一刻,他终于摆脱了我是谁这个问题的纠缠,所有的身份都叠成了一个干涩的抽象符号取经的孙悟空。大智大勇,无所畏惧。(可是他会怕一样东西,是一滴眼泪)

  沙漠上,风尘裹起西行者的步伐,渐渐消失在远方……

  也许大话西游是个寓言,躲在古老神话的背壳里似乎很搞笑很爱情很世俗很感伤地讲述一个因为时间的渺茫和个体的彷徨所构筑的问题和它不确定的答案。

  或许有些人看到这些文字只会摇着头轻轻一笑,但是这些确实如同大话西游里那伤心的一点泪,在我们的心头激起难以平复的波澜。

  这是理由,只是我们已经将它忘却。
  而永远不能忘却的,是西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ホーム | winter >>


コメント

水母…你这篇文写的真够装13的 -_,-+

ice加油,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擅长的地方,你也一定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的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