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老文一篇,关于蝉鸣的分析

前提说明,这篇文章是在去年蝉鸣放完时放的,那时还没有看解篇,所以对故事的脉络不了解,随意乱猜的情节有很多。

现在在解篇的基础上再来读一遍这篇文章体会一下,其实蝉鸣里还是有很多很赞的地方的。




其实对于寒蝉鸣泣之时这部动画来说,虽然之前也有在网上看到不少言论说动画版中省略了不少情节而导致理解困难,其实我倒是觉得动画版的分寸把握的恰到好处。推理就是要由知道的线索逐步抽丝剥茧而后将真相慢慢推导出来,而后享受这种解谜过程的喜悦,所以我也格外讨厌剧透的人。

四月新番中的蝉鸣已经过半,在鬼隐、绵流、祟杀三篇相继完结之后,接下来的解谜篇会是如何的呢?对于没有玩过游戏的人来说,这篇分析是从TV出发,夹杂了一些不影响分析的剧透汇合而成的,想必会有边看动画边推理的同样的感觉吧。

以上算是题外话,那么,就让我们从蝉鸣TV版的世界中去逐步的发现真相吧。


首先不可缺少的是将播放到目前的TV版来一个总结回顾,虽然大部分剧情都已经知道,不过有些细节在之前可能会被遗漏,当回过头来看的时候说不定就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既然有兴趣看这篇推理分析的都是至少应该将播放到目前为止的TV版消化的人,那么人物介绍就暂且跳过不提,在之后分析事件的时候再将个别可能引起混淆的人物抓出来分别解说。

对于鬼隐、绵流、祟杀三篇来说,里面的世界可能会让人有疑惑,在鬼隐篇里抓破喉咙死去的圭一,为什么在绵流篇里复活,并且还在祟杀篇里杀人?其实这三篇的整体可以看作是一个事件在三个平行世界里分别发生,而其中的陆续登场的人物也可以理解为是有着类似个性与经历的人物,以下的一切分析与理解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所以“绵流里的圭一和祟杀里的圭一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之类的疑问就请参照上面的平行世界的说法吧。


那么先从鬼隐篇开始。

一开始的日常生活部分略去不提,从圭一遇见富竹,随口说了句分尸杀人之后,富竹凝重的脸色告诉了圭一他的随口一说正好命中靶心,实际上的确是有分尸杀人事件。之后圭一询问礼奈及魅音均遭到拒绝,然后在绵流祭过后的第二天从一个陌生的警察大石那里了解了过往的事件,在之后学校请假的当晚接到了礼奈的便当,却在饭团中吃出针来,以及之后的种种事件证明了圭一的猜想,并且找到了悟史留下的球棒,在礼奈和魅音下手之前先将两人扑杀,然后在打电话给大石时抓破自己喉咙身亡。

在鬼隐篇中我们几乎有80%的过去信息来源于大石的讲述,包括连续杀人事件的死亡者与失踪者[也就是所谓的“鬼隐者”],死亡者、失踪者与圭一身边的人的联系等等。而关于圭一身边的人的回复,则大多数是“不清楚”、“不明白”。而其中也只有魅音坦承过的确有过因为大坝建设而造成的村民反对运动。那么,如果就圭一的视角来看,为什么礼奈、魅音她们极力的隐藏“事件真相”呢?这里有两种考虑方向:第一,魅音她们是连续怪死事件的直接参与者,或有重大关联者,而知道真相太多的人越多,对她们就越不利,出于这点不想让圭一知道真相。第二,魅音她们知道整件事情都是发生在自己这个小社团周围,而圭一又与她们混的很熟,所以想对什么都不知道的圭一进行保护,不想让他卷入其中。至于其他可能的情况,在之后的分析里也会作出说明。那么以下先就这两种情况作一个简要的分析。

另外在这里先提一下,动画里有一处明显的bug,在第三话里圭一写的那张小纸条上,将第四话中发生的,将来的事件都写的清清楚楚,我想动画监督不可能犯如此幼稚的常识性错误,而将来的事件写的很清楚,也或许是为了让我们阅读到大石取得的圭一手写的纸条上缺损的一部分。在后面的分析中将会有提到。

那么先来分析第一种考虑方向:假如魅音和礼奈是事件的直接参与者或关系者,那么她们对圭一隐瞒真相自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第二集中礼奈寻找健太君人偶的时候,圭一突然出现并且说了句“发现事件”却把礼奈吓了一跳的不合理举动也可以得到一些说明。

但是,假如魅音和礼奈是直接参与者的话,那么有几点是说不通的。先是礼奈,根据大石的说法,她小学时转学去了外地,到去年才刚刚转学归来。根据时间上来推算,礼奈虽然有可能在转学去外地之前参与事件,然而在分尸杀人的那年她才读小学,而且对于礼奈来说,杀人之后的这几年她不可能每年绵流祭特地跑回来参与事件,这是说不通的地方之一。还有就是梨花和沙都子,如果这些事件全都是魅音干的,那么她为什么要把梨花和沙都子召入社团?虽然魅音比礼奈高一届,分尸杀人的时候假定已经读了初中,但是这些记忆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可以承受么?而且又是和被自己分尸或杀害的人的亲族在一起参加社团活动,这种精神上的压抑就更大了,这是说不通的地方之二。

那么,她们是如何那么快得知圭一的行动的?例如大石和圭一谈话,当天下午放学后礼奈就针对此向圭一提出了质疑。如果说这是礼奈在教室外偷看到的话,那第二天中午大石和圭一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礼奈和魅音在教室,不可能跑去餐厅。那么定然是有人通风报信了。事实上在绵流篇中提到的魅音的妹妹诗音就是该间餐厅的服务生,而圭一在餐厅里失态的叫声她也可能会告诉她的姐姐。那么她们既然有能力那么快得知圭一的行动,礼奈在当晚又听到了圭一和大石说话的内容,身为知情者,她不可能对悟史这个名字不敏感。那么为什么她们没有马上对圭一下手,反而是通过饭团里的针警告圭一呢?这里又可以分为两种可能,第一,她们想通过圭一来钓出圭一背后告诉他真相的大鱼。第二,圭一知道的真相太少,不足以构成她们杀圭一的可能。第一点的话从魅音在圭一口中听到大石这个名字以及前后的豹变来看有一点疑问,就是在魅音得知大石这个情报之后为什么没有马上将他处理掉,而且大石安然的活到了鬼隐篇的最后,没有任何要杀他的迹象。而第二点中,在魅音豹变前后说的那句话“是吗,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这些了啊”也可以看出来,魅音其实并不了解圭一知道了多少,而是通过饭团及一些有意无意的刺激试探圭一知道的程度,于是便有了随后的礼奈和白色车上的人来追杀圭一。但这里也很奇怪,为什么他们只是将圭一打昏,并且好好的送到了圭一的家中,而之后却让魅音和礼奈来处理整件事情的经过?而且魅音和礼奈口中所说的监督,也曾经让人误会是连续怪死事件的头年被分尸的大坝工程监督。直到祟杀篇中真正的监督入江医生出现为止。也就是说,从鬼隐篇来看,礼奈和魅音很可能就是执行监督命令的直属人员,而白色车中出现的则是小喽罗,没有boss的命令,他们并不会伤害圭一。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第二种可能:可能有的人会提出疑问,无论是魅音还是礼奈,鬼隐篇后期对圭一的话都是带有威胁性质的,而且根据大石所列举的那些事实,她们如果是知情者,又为什么要保护圭一不受到伤害呢?事实上,从鬼隐篇四话的主线来看,所有的事件叙述人都是圭一,包括旁白。也就是说,所有的鬼隐篇四话中所有的观点都是从圭一本人所见所得而出发。那么圭一本人的观点能保证不偏不倚吗?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有时候一句很普通的问候的话,在疑神疑鬼的人看来也是有针对性的发言,更何况魅音和礼奈的不承认和圭一自己发现的真相,自然让圭一本身更相信告诉他部分真相的大石警官。另外,回到之前所说的动画bug问题,从第三与第四话的对比可以发现,被撕去的纸条部分写的内容是:“分尸杀人的被害者应该继续加以调查,可能还活着。另外富竹的死是因为未知的药物,证据是注射器。”从现场调查者所说的发现钟背后其他贴纸痕迹,也可以理解为注射器的痕迹。然而“分尸杀人的被害者可能还活着”说明在圭一理解中那个“监督”就是大坝工程的监督,而事实上在祟杀篇中的监督却不是,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鬼隐篇是站在圭一角度分析事件始末的。

然而,一些诸如饭团里的针、注射器等也是这种可能的疑点所在,关于这些以及这种可能性,将在分析绵流及祟杀两篇时做补充说明。


鬼隐篇中的人物尚未完全登场,事件也才刚刚有了点头绪,那么,让我们来分析一下继鬼隐篇之后的绵流篇。

在绵流篇中有一个新登场的重要人物,可以说是整个绵流篇的线索和关键,这个人就是魅音的双胞胎姐妹——诗音。

在鬼隐和绵流篇中,出现的社团五人组的性格、兴趣、说话口气都没有什么变化,而其他人按照这样的想法考虑下来应该也是这样。所以说在鬼隐篇中下落不明的鹰野三四在绵流篇中有了更多的戏份,之前在鬼隐篇中只是短短的一露面,而在绵流篇中,包括圭一在祭具殿她说的那些话,可以看出她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NPC而已。个人认为腹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在绵流篇中鹰野的表现也不够多,所以还不能下最后的判断。

除了鹰野,鬼隐篇中未出现的诗音在说破魅音心事的时候也利用了魅音的心理,并且在之后也有怂恿圭一去祭具殿,从这两点综合看来,表面温柔的诗音其实很腹。关于这点在之后姐妹身份互换的推理中会有进一步的说明。

另外,在绵流篇的第二集里,发现连续杀人事件的并不是圭一本身,而是诗音向圭一提到的。这个时候魅音说的话“我不主张向别人鼓吹这种事情”,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其实魅音并不想让圭一知道事件真相,也就是保护圭一的说法。另外之后的明明知道真相却要为圭一保密的魅音和梨花的那些话,从保护角度来说,其实都只是想袒护圭一,但圭一自己却因为过于恐慌御社神的作祟而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这回真相的说明是从诗音、鹰野以及富竹口中讲述,而且其中“梨花的父亲”之类的想法还是圭一自己想到的。而在祭具殿里圭一也知道了绵流的另外一个含义“肠流”,并且也知道了“在这个村里人们身上流有一半的鬼之血”。而说这句话的鹰野本身是对“肠流”风俗进行研究的,而其本职又是护士,关于这点的问题,在祟杀篇的监督,也就是入江医生出现时再综合起来作说明。

前面提到的梨花对圭一所说的小猫小狗的比喻,很明显,误闯的小猫是指圭一,而小狗则是指前来质问的除了魅音之外的大石,因为魅音是猫姐姐,猫妹妹是指诗音。然而之后提到的“咬了村长的有所误会的小狗如果想咬小猫”这句,也就是说在质问圭一的人里有人对村长下了手。而在质问圭一的人里,除了魅音就只有大石了。为什么说梨花她们不算呢,因为梨花是告诉圭一对村长下手的人是谁的人,而礼奈、沙都子都没有质问过圭一。那么也就是说,对村长下手的人只能是大石了。不过考虑到后面圭一给诗音打电话时所说的内容,而且大石在整部片子里就是作为NPC出场,无论在鬼隐、绵流还是祟杀篇中都只是负责提供线索,很显然嫌疑者不可能是他。那么很容易想到是不是梨花误把小猫说成小狗的可能性。作案时间魅音应该是和礼奈在一起应该有不在场证明,那么下手的只有可能是没有那段时间不在场证明,并拖圭一去祭具殿的诗音。而且诗音在电话里说了,“我把真相都告诉了村长”,然而在诗音之前的一通电话里说道的“有人可以为我证明我没见到”以及魅音所说的“我们晚上去宴会”可以推断出在去了祭具殿之后诗音过了一段时间就去参加宴会了,而大石又告诉圭一村长晚上才回村的事实,那么诗音的谎言就很值得思索了。

在从大石那里得知诗音失踪的消息之后,当晚的圭一收到了疑似诗音的电话,而第二天从礼奈那里收到的公告中又得到了梨花失踪的推理关键线索。礼奈的那些推理假设是正确的话,那么配合之后的酱油线索,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绵流篇所有事件的关联者必定是诗音。

接下来有个疑问是,圭一到魅音家中的时候接待并看着圭一道歉的人究竟是谁?结合上面的分析,不难得出这个人是诗音。因为知道圭一把事情告诉梨花的只有诗音,而且在圭一得到诗音失踪的消息后给圭一打电话的人的声音和诗音很像,而假如诗音当时并没有失踪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也就是说,大石所说的失踪的人应当是魅音而不是诗音,只因为两姐妹比较像,所以诗音假扮成了魅音而给人以自己失踪的印象。

然而这里有个问题,诗音在重新介绍自己的时候依然没有承认自己是诗音,反而特意强调了“我是魅音”这件事,如果认为是想隐藏事实,强调自己是魅音也没有什么错,但感觉上并不是这样。而且之后说的在市里被流氓袭击的事件,当时在场的也只有诗音而不是魅音。我在这里就忽然有个想法,就是诗音和魅音从小就互换身份,也就是说,现在的诗音其实是小时候的魅音,也就是家主,而现在的魅音其实是小时候的诗音。而在强调了“我是魅音”之后又说“或许魅音有不想杀他的理由”、“我想我知道魅音喜欢你的理由了”这些话如果按照一般的看法的确有些自相矛盾。然而如果是互换身份的话,那么这么说也是解释的通的了。

如果在圭一面前说那番话的是诗音,那么被关起来的应该是魅音。然而在后面的寻找中,只救出了诗音和圭一。根据大石的情报,魅音在当天之前就已经死了。那么最后刺杀圭一的又是谁?从笑声中看,和之前打电话给圭一的那个笑声一样,那么由此可以推断出刺杀圭一的是诗音。但是地牢里那个人又是谁?而且大石所说的鹰野在潜入祭具殿之前就已经死了,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诗音有一个会易容变装的同伙。而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想必各位还记得之前我提到过的腹的鹰野,如果已经死亡24小时以上,那么当时和圭一说话的鹰野必然是变装的,但要瞒过那么多人的视线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当时的鹰野是真正的鹰野,而被烧死的死亡24小时以上的则是另有其人。因为之后的扮演成被关起来的“魅音”以及刺杀圭一的魅音都是只有圭一在场,所以相对的比较容易掩饰。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集合鬼隐和绵流里的诸多疑问,我们来看看祟杀篇。

首先登场的新人物,也就是鬼隐篇中魅音和礼奈提到的监督,入江医生。而且在祟杀篇中诗音也有登场,在与圭一的谈话中提到的悟史让诗音的神色前后变化极大,以及礼奈、魅音、诗音、沙都子等人在提到悟史时的状态,结合之前的分析来看,悟史的失踪其实是与整个的剧情关联极大的。

祟杀篇第二话中出现的大石,一反鬼隐篇中的循循善诱和绵流篇中的步步为营,相反的变的咄咄逼人了。大石的表现在三篇中可以看到是一步比一步接近真实本性,而从大石和监督的对话来看,监督对大石的厌恶也非常明显。从之前的棒球比赛结束后监督和圭一说的话分析,监督一定是知道某些悟史出走的内情才会如此关心沙都子的。

之后圭一计划杀人而给魅音打电话的时候,其实从魅音的回复中就可以知道她其实已经知道圭一不会去祭典,而从沙都子的叔父失踪更可以推理得到这是圭一干的。而为了维护圭一,魅音和礼奈就把当时的景象描绘的很逼真,只可惜圭一并不能理解她们的保护的意图。那么从这里可以推到鬼隐和绵流,从鬼隐篇的两种可能性到绵流篇,再到祟杀篇很明显的维护行为,可以否定了鬼隐篇的第一种推论可能性。也就是说,三篇中的众人都是以维护圭一作为出发点的。

但是祟杀篇里有个地方很奇怪,就是沙都子叔父究竟有没有死的问题。在魅音、礼奈都配合的时候,沙都子却说叔父还活着,于是圭一陷入了混乱。昨天亲手杀死的人是谁?圭一向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且在雨天的晚上去挖掘,但并没有挖到昨天亲手埋下去的尸体。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的是,圭一挖的地方的泥土是被挖过的唯一经过,知道圭一杀人的鹰野,在监督的口中在当晚开车回去的时候发生车祸死了,这个地方又有谁会来呢?这个时候让我们来想一下祟杀篇开头的那具被发现的尸体,结合相貌比对,可以证实是沙都子的叔父,而且顺着河流而下,可以证明是被丢入了河中。注意看尸体的特写,某个部位被钉满了绵流篇中诗音介绍的圆崎家的刑具,那么这样就很清楚了,魅音在从圭一的言语中发现了破绽,并偶然发现了圭一犯罪的事实,但是圭一的心情魅音非常理解,于是想帮圭一脱罪,自己把沙都子的叔父挖了出来扔下了河,并且告诉了一起串通的礼奈。

关于鹰野的问题,这点在绵流篇中其实我已经有提到一些。鹰野在祭具殿说的那些话,再加上祟杀篇中对圭一的包庇和纵容,如果不是杀过人,对刚杀过人的圭一的神情来看,最多只是认为他做了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那么很明显,鹰野应该是杀过人的,而杀的人会是谁,这里不得而知,还要等最后的解篇来分析。

至于监督入江医生,在圭一对他说了杀死沙都子叔父那段话之后,他出去对工作人员中所说的话里很明显有“又”这个词,可以说明他并不是第一次处理类似圭一这样的病例。提到的药中有Isomytal和Ravonal,这两者是治疗抗惊厥和控制癫痫持续的药物,也是治疗幻觉性癫痫的药物。也就是说,雏见泽中不止有一个人有出现幻觉的症状,这是一种集体病症还是别的什么,现在的线索和证据还不足无法推断。

从上面可以联想到,“御社神附身”会不会是这种症状的一个迷信说法?这也是很有可能的。礼奈说她道歉了,而处于幻觉之中的她是如何好起来的,这点不得而知,或许悟史也同样的有这样的症状。而监督作为一个医生,为了查清楚这种症状也是调查了很多事,所以知道也并不奇怪。而同为一个诊疗所的鹰野护士,又身为研究肠流风俗的研究者,对这种迷信的起源自然也有很深入的研究,或许知道太多也是她遭到杀害的原因吧,如果她真的死了的话。


三篇的个别分析就到这里,然后来作一些整理。

首先,在三篇中有几个共同点,第一、都是从圭一的视角出发,第二、所有人对悟史的失踪始终讳莫如深,第三、鹰野都提到了“如果有人借作祟的名义杀人”,第四、各人的身份、性格在几篇中都没有太大变化。

从这四个共同点出发来分析,其实如果从一开始的鬼隐篇中的圭一精神上就受到了大石的控制,而同样随着圭一的叙述进行推理的观点自然就是有破绽的。礼奈曾经提到,圭一和转学前的悟史从某一天开始变的一样,而礼奈在绵流篇中“大石先生难道是想煽动圭一君”的说法看来,结合大石在鬼隐和祟杀篇中的表现来看,其实在前两篇中大石都是用心理战来攻陷圭一,也就是误导圭一的想法就非常清晰的浮现了。

但是这里无论是观众还是圭一都以圭一自己被误导和蛊惑的思路来看问题,而且又有很适当的配乐,那么在旁观者从圭一的逻辑去看,自然会认为礼奈和魅音不正常,而不是圭一本身不正常。那么有人会问,针、注射器又是怎么回事呢?我们来看,吃到针是大家都看到的,圭一也把带有针的饭团扔到了墙壁上,但是为什么之后大石问他调查取证的时候他没有找到针呢?如果礼奈和魅音有心恐吓,那么每个饭团必定都会有这样的针存在,而不止一根的针就这样平白消失了?这是问题之一。因为对于一个精神极度紧张的人来说,吃鱼被刺扎到在我们看来很正常,在高度紧张的圭一眼中,把鱼刺看成针[形状类似]也不是不可能的。还有那前面魅音说的那句话,其实在旁观者的观点看来,那不过是一句很普通的对生病朋友的问候罢了。那么再来看看注射器的问题,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和之前第一次听说有社团活动时的惩罚情景一样?而那时魅音拿出的是笔,也是在圭一脸上画圈。然而精神紧张的圭一把笔看成了注射器,所以产生了幻想。而礼奈和魅音在之前说的监督,的确也是棒球队的监督入江医生,所以魅音在看圭一练习挥棒的时候才会说监督会高兴的。那么也就是说,无论是鬼隐、绵流还是祟杀,魅音和礼奈都是站在保护圭一的立场上来做这些事的。

三篇里最关键的悟史失踪事件,在鬼隐篇中就有提到,也就是说,悟史是和圭一做了同样的事情,那么根据圭一的情况来看,一定有一个蛊惑悟史的人,而这个人是不是大石就不得而知了。在绵流篇中提到的悟史同样也是,而在祟杀篇中则明确的提出了大石骚扰沙都子,但是他为什么要骚扰沙都子,多半还是因为悟史的失踪的关系。也就是说,无论是不是大石蛊惑了悟史,他在悟史失踪事件中一定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其实三篇里还有不少未能解开的谜,例如最关键的悟史失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还有绵流篇一开始梨花自残的景象,以及祟杀篇中梨花被杀的原因,所掌握的证据和细节太少,这些都无从考证。至于这些推论,都是从TV中衍生而来,并没有夹杂游戏或者论坛上流行的剧透,事实上为了防止被剧透,很多有关蝉鸣的讨论我都没有参加,也算是为了保证推理的客观性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清了下桌面 | ホーム | 口是心非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