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无聊放篇老文

早先作的一篇柯南同人,翻到了,有些怀念

暂且扔着

我一直相信,那或许是梦境,即使是片段,也足够可以构成美丽的回忆。
我一直相信,那曾经是回忆,即使是点滴,也足够可以构成快乐的往昔。

流逝的光阴已经十年。
一梦十年。
兰轻轻的合上日记本,让岁月的痕迹在自己的脸颊刻下十年的沧桑。
是了,心走了十年,一切都不会再回来。


Vol 1

教堂。

十年前在这里分散,自己将梦想扔进了大洋彼岸。
飞机缓缓的升起又落下,带着自己心爱的人落入了浩瀚的大海,不再回来。
如同当年去纽约一样的感觉,只是,自己不在飞机上。
不能同生,但愿共死。

立下誓言的时候,自己才十八岁。
只是已经十年。
自己依然在心底深处念叨着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忘记了一切。
一个真相,一粒再也拿不回来的解药,一场无谓的争吵。

白色药丸。

哀轻轻的放在桌上,留了张字条。
满眼蔓延的蓝色,是天空的味道。
深吸一口气,将鼠标移动到关闭的地方。
自己不再会留恋这个地方。
博士已经走了,新一不可能会再来。
就让解药放在那个瓶子下面吧。

没想到,兰会来博士家。
一切都是上帝计划好的如此天衣无缝。
只差一步。

兰平静的接受了一切,她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新一就是柯南的真相。
只是,当她看见穿起新娘礼服的自己在柯南眼中流露过时的淡淡失意,立即扔下了花环。

柯南,我爱你。

石破天惊的话,新郎跌坐在光滑的大理石版上。
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爱情,即使是日本第一财团的公子,即使用豪宅美饰。
兰的眼中,依然只有那个新一。

柯南羞涩的容颜上泛起淡淡的落寞。
是的,他早就明白她知道真相,只是为了看到他的反应才做了一出戏。
他不想再留在原地,带着给她的祝福,通向了往美国的登机口。
只是,一去,再无音讯。

她轻轻的把解药扔进了水里,看着乳白色的药丸在水面上迅速融化,然后不留一丝痕迹的消失。
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用一些东西去掩盖另一些真实,不是么?
兰没发现,当晶莹的东西一旦落下,或许无可挽回。


Vol 2

印象中,推门进来的人不是那个名叫灰原的女子
只是,这份英俊和帅气,又叫她怎么能不想起那次意外。
坐在她身边的他,让兰恍如隔世。

你好。
手掌的温度传进了她的心里,她不再想回到过去。
如同现在这样,或许是个快乐的开始

一切如时间。
平淡而从容的流走的,是青春。
快乐而幸福的过去的,是日子。
心里的结慢慢打开,日记被扔进抽屉,蒙上灰尘。
不再想他的日子里,连天空都是湛蓝明净。

闪过忧伤想法的时间里,强迫自己面对微笑的一尘不染的容颜。
或许,快乐是解决一切忧伤的美好理想。
只是,心底深处无法取代的面容,始终是永远的痛。
纯真的面容,无法再受到伤害。
惟有再次离开。

如同十年前一般的蔚蓝色房间,博士离去时的痕迹宛然。
桌上是柯南和哀的合照,少了三人在周围的甲壳虫,忽然有些格外温馨的味道。
她忽然有些想落泪的冲动。

十年前他本属于她,只是他任性的要走。
十年后他将属于她,只是她任性的要离开。

为什么为了自己的感受而抛却对方,一走十年。
虽然不可能再回来。
十年里她第一次静静的坐在一个地方发呆。
十年来她第一次为了曾经的一件往事流泪。
迟了,只迟了一瞬,却等了十年。


Vol 3

昔日荧光透纱帐,一掊新坟听吹萧。

在大楼倒塌前三十秒,她坚信自己可以被救出去的。
只是还是被埋在里面的时候,她听见他的声音渐渐微弱,以至消失。
他并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她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只是她依然在思念着他,而并不是当年的他在回应着她的思念时,默然。

她并不知道是当初的那个他。
他却知道她依然惦念着他。
当擦肩而过的两人渐渐的心有灵犀,还有什么比重逢更为美妙的事?

只是,她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像他一样的男子,一模一样。
七岁,十七岁。
岁月无法掩盖沧桑,但容颜依旧。
他自信她能认的出他来,只是在交会的那一瞬间。
但她始终没有看向他的眼眸,寂寞的眼神洒落一地。
不该回来呵。

如同寂寞的高歌。
曲终人散,唱给谁听最后的乐章。

博士的家中依旧一片蔚蓝,蔚蓝色的湖水涌入他的心房。
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爱着十年前的那个女子。
只错一步,谬以千里。

十年前的字条还在,字迹已经面目全非。
哀的心意落在水里,化为aptx的余味。
既然追寻了十年的东西已经变成这样,不如就让过去与现实相同。
手指触摸到插座的时候,屋内忽然一片漆。

上帝既然开了这个玩笑,自然会将玩笑进行到底。
暗里门开了,他的手指触摸到温热的快乐。
他紧紧的将回来的女孩拥抱在怀里。
电灯忽然亮了。
是一个玩笑。
回来的人,有着褐色的头发,与色的瞳仁。


Vol 4

若到底为止只是一场闹剧,便不该让她看见。
只差一步。

漆色的瞳仁里,有前世不见的心碎。
他知道,这次是彻底的失去
跌坐在沙发上,面对着两个无法控制自己的女孩,他茫然了。
究竟什么才是自己回来的目的?

解药。
冷冷的声音依然无法掩盖成长的韵味。
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十七岁的样子。
再回忆起十年生活的片段,却都只剩下褐发少女的影子。
记忆,总是要蒸发一些东西的。

关上门,把一个人沉淀在Sherry的醇香中。
酒精是可以麻痹侦探的思维的,只是在今晚,他是一个男人。
少了十年,多了一步。
永远就是那么容易破碎,如果上帝愿意和你一起玩这个游戏。

清冷的一夜过去。
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他满眼血丝的倒在自己铺设的陷阱中。
原本只该有酒的瓶子里,现在只剩空气。
原本只该有兰的回忆里,现在一片空白。

如同飞机失事时的冷静,知道自己该往哪里离开。
只是,在海上漂浮了三天四夜,他终于还是慌了手脚。

这次,如同他在最后一夜的声嘶力竭,只有海鸥做伴的孤独感油然而生。
十年的回忆若断了,便没有什么值得追寻的了。
想着,敲开宿醉的大叔的门,却不见她的人影。

拖着蹒跚脚步离别,却丝毫没有察觉门边怔怔望着他的脸。
何尝不是等了十年人的思念,却被轻易的舍弃。
轻叹一声,眼眶迷离。
只是一场朋友,却引得自己生死相许般的给予。

回到当年约定的场所,猛然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孤单一人。
面对着面的时候,他终于认出了面前的女孩。
感情,或许也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吧。

他轻轻的面对着那个女孩,无法吐出那三个字。
没有原因。


Vol 5

毕业之后想做什么?
侦探。

再见到当年的小孩子时,梦想依然。
十年都维持同一个梦想,在他看来,是奇迹,更是幸运。
望着自己落后十年的思想,苦笑。

当沙土堆砌的城堡倒塌的时候,当时的自己除了哭,就什么也不会做。
其实,倒塌了又怎么样呢?
一切只是沙堆起来的幻想,一切只是梦堆起来的泡沫。

若早知道这一切,他便不会千里迢迢的回来。
若早知道这一切,十年前就根本不会离开。
只是,并没有早知道,而时间,不允许重新来过。
既然已经结束,何必要让它开始?

十年前的往事历历回首在心头,只是前尘,而非旧梦。

带上门,一片耀眼的蓝被关在了整个房间里,变的灰暗。
世界太拥挤,找个空间给自己的时候,忽然发现已经有人占据了自己的心。
轻叹一口气,舒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终于还是舍弃爱情的时候,女孩色的瞳仁里有股散落在空气中的哀伤。

头也不回的走向候机大厅时,背后传来男孩的声音。
停住了脚步,一向坚强的容颜上多了几滴晶莹的泪,仿佛珠玉。


Vol 6

不会有相同的事情。
事隔十年。

她还是走了,没有回过头。
她怕回过头去,是再也无法离开的挽留。
飞机起飞的时候,他的影子就这样刻在舷窗外,没有痕迹的附着在蓝天白云的彼端。

失望的回过了头,眼前的女孩,与刚才离去的容貌宛然。
眼花了吧?
不,揉揉眼睛,的确是。

不,我现在还无法接受。
他终于知道了她要离开的原因时,婉转的拒绝了她。
她伤心的背影离去时,他发现,其实他最爱的,还是原来的她。

机场宽敞的大厅,此时竟成了无法逾越的心障。
只在短短几步路,他却没有及时拉住她的手。
望着她跑出候机大厅,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停止。
只是,他还是追了出去。

抓住了她的手,回过了头。
将自己心爱的人拥抱在怀中,他轻声的念着她的名字,直到她再也忍不住伏在他怀里哭泣。
他知道,十年之约,所有人都没有忘记。
忘记的,只是自己。


Vol 7

同样的礼堂,同样的夕阳。
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物是人非。

当传来飞机再次失事的消息时,他神经质的笑了。
又是谁将度过这十年的轮回,反正不是自己。
当害怕死亡再次成为阻隔,他还是向她求了婚。
她答应了。

不会再有离别了。
他这样告诉自己,还是忐忑。
或许这样的结束是个最完美的结局。

上帝呢?
上帝在云端微笑。
已经经历了太多次玩笑,或许上帝也该休息着看他们的婚姻了。

十年……不是段好等的日子啊。

一袭白衣的兰,亭亭玉立。
一袭盛装的新一,潇洒帅气。
出门时,父母的叮嘱只在耳边,因为幸福。

忘记了戒指,新一便又跑了一趟事务所。
再回来时,盛装的兰便已不在。
只是一个宿醉的驾驶员,只是一辆未受控制的卡车。
而毁坏的,是两人守侯十年的幸福。


结束篇

十年,韶光虚掷。

“你若喜欢那枚戒指,我便买下来吧。”
“好啊。”

伊人已去,空留手中闪耀的戒指。
当陆地和天空都背叛了自己,新一的面容变的毫无表情。
蹒跚的走回自己家中,像老了十岁。
原本,便该老十岁的,不是么?

没有把握幸福的人,该不该受到时间的惩罚呢?
上帝微笑着,俯视众生。
只差一步。
新一望着楼顶湛蓝的天,想起博士家新换过的窗帘。
还有那枚十年前就该消逝了的aptx解药,伴随自己一起,溶入这片蓝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头白速龙任务终于搞定了 | ホーム | 蜂蜜与四叶草·略记 >>


コメント

……为什么是后娘

殊途同归。
你也是后娘。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