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lovelymanzzh

Author:lovelymanzzh
nickname:水母
别名:海月、Kurage、クラゲ、ニャコカミサマ、ミズハハ、スイム
所处:魔都
生日:198X年2月14日
QQ:84619144
MSN:lovelymanzzh1@hotmail.com

My best wishes to dear teski,  hope you happy everyday.

日历

最新记事更新

最新回复更新

每月更新数量

分类

好友

计数器

今日の運勢

将棋棋譜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小さな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搜索引

月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重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之前偶尔看到关于“三味”一词的解释,三味者,读经之味如稻梁,读史之味如肴馔,读子之味如醯醢也。乾隆皇帝硬是搞出来个“集”字,以成四库全书之典,然而被龚自珍也批驳过,所谓“固步从君自傲起,何曾读过古人书”便是此说。然而略微有些跑题的时候,却也想起了鲁迅先生有篇文章讲到三味书屋的,便去回味了许久。

虽然说初中时曾把这篇文章给解剖的体无完肤,然而毕竟在应试教育的大旗下做的生吞活剥,却是没有吸收进去什么营养。再回过头来看,先生的文章却又给了我与当年读时迥异的感受。

且不说先生特色,又或是新文化特色的怪异修辞,单说文字,文字并不美。诸如“院子里有两课树”之类的也被当作kuso广为流传。然而字里行间流出对孩童生活的眷恋,对长妈妈与先生的一些怀念,却依旧让人感动。

现代人的都市森林里,早已失却了那一种自然生趣,甚至现在孩子们日以继夜的奔赴各大讲习班辅导班的情景,却也作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先生开头列举了不必说,也不必说的那些,便已经让人心驰神往,仔细观察着动物们的习性,还有调皮的做些似乎被认为顽劣的事情,也是让人感到十分亲切的。

而之后讲到长妈妈,我便记起小时候奶奶给我讲故事的情景。感同身受的时候,也不免有些怀念那些被说的害怕了躺在奶奶怀中的感受。

无论是玩耍、讲故事还是儿时玩伴,现在便也都失去了联系。有的远走异国,有的杳无音信,有的还有见过几次,也都是一脸戾气状,问其故,答案也都不尽相同。而偶尔回到以前的里弄里走走,原先敞开的大门已经被铁门牢牢锁住,也没有人在院子里追逐奔跑,或者跳猴皮筋了。有时偶尔见到一个小孩归来,也是背着书包疲累状,然后默念公式课文,于是便摇头叹息起来。

后来看到拜先生,因为没有上过私塾,便也是只能回忆起刚上小学时的情景。班主任大抵是很和蔼的,同学也大抵是很友善的。然而有明文规定不许体罚的教条在,戒尺是看不到了。空气是自由了不少,但总觉得不能读的进书。于是小学读到将近毕业,便转到了校风据说更好的地方。现在想来,当时读书声音过于整齐,倒也是一种遗憾了。

比对一下彼此的先生,也大抵是差不多的。最初的严厉是要树个规矩,而之后的宽容则是彼此理解。只可惜后来转去的学校那位教数学的梁先生在我毕业之后便病故了,一直没有机会去感谢一下他。只是在偶尔路过他家门口时会停下来凝望几分钟,算是对死者的悼念了。

小学里并不容许人逃课,想来私塾里也是如此。不过爱玩的天性偶尔也会战胜一下理性,于是也有过四年级的时候一起跑下楼去堆雪人,然后课上不成了,老师也跑下来一起陪我们打雪仗的情景。然而私塾里的先生毕竟是老学究,体力上也跟不上,于是“玩闹自由其玩闹,我便听之任之”了。

想来现在的先生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自我陶醉,而学生也不再有很多在讲台里偷偷看着漫画读着小说的事情了罢。当年太认真了,以至于回想起来,却没有太多的玩闹回忆了,颇为可惜。

其实书中三味自由各人所领会,而所谓的三味书屋,也不过是纪念朝花夕拾的一个浅浅的记忆而已。然而在每次讲到书中三味时,却总会想起先生的百草园,还有那些过去读书玩闹的往事,不得不说,我或许真的已经老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持续耳鸣中 | ホーム | 减肥 & 肥 & 消火去痘 & 润喉等等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